您的位置 : 总会首页 - 春华秋实 - 校友投稿 - 正文
搜索:

难忘我们的恩师柯杨教授

来源:兰州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1973级校友 作者:徐锡章 时间:2009-03-27 Tag: 点击:

 

柯教授19958月作了一首题为《花甲述怀》的诗,诗中写道:“平生行事细思量,律已宽人两未忘。师表高风常借鉴,书生意气懒收缰。衷情为国植桃李,仁术承家救苦伤。心旷不知吾已老,兴来偶作少年狂!”我很欣赏柯教授的学识、为人、谈吐和儒士风度等,我们在兰大上学时就暗暗学习,竭力赶超,可直到现在也没能赶上。但这赶超的过程也促进了我们的求知、为人、谈吐,也多少具备了一些儒士风度。我们毕竟是柯教授的学生嘛,我们为柯教授争了气,也为兰州大学争了光!

柯杨教授,19358月生,甘肃宁县人,19587月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留校任教直至1996年退休,先后任兰州大学中文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长期从事民间文艺学和民俗学的教学与理论研究。讲授过民间文学概论、中国民俗学、神话研究、花儿研究、民间文化研究方法论等课程。柯教授知识渊博,博学多才;讲学谈笑风生,语言幽默风趣;和学生和谐相处,平易近人,很少生气、发脾气。我现在虽也是教授了,但从柯教授那里始终有学不完的东西,听不够的话语,道不尽的情感。柯教授是甘肃人的骄傲,也是甘肃人民忠诚的儿子!

柯先生19608月加入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后改称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两次获兰州大学教学优秀奖。曾担任兰州大学中文系主任九年,兼任过国家教育部高校中国语言文学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常务理事,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等职。现任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民间文化艺术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专家委员会委员,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甘肃省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副主席,甘肃省非物质文化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等职。近年还应邀在甘肃省各高校和省、市、州、县所举办的基层文化干部培训班讲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与传承等问题达70余次。

柯先生“退而不休,退而难休”。他始终象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默默耕耘在中国民间文化、特别是西北民间文化这片沃土上。“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诗句是让人感伤的,然而对于像柯先生这样的老学者来说,它引发的却不是对人生迟暮的感叹,而是意味着一种因生命的紧迫感而激发的奉献的激情和生命燃烧的渴望。

柯先生退休了,为了始终能够走在学术领域的前沿,柯先生没有浪费时间,做学问就是他的生命。退休以后他利用更多的时间,投入到衷心热爱的民间文化的挖掘、抢救、整理、保护与研究的活动中。柯先生是全国著名学者,对待促进人类不断进步的知识,他始终有一种景仰、虔诚、虚心的态度。他长期保持着作阅读笔记、写读书卡片的习惯。他说:“我们只要在前人的基础上,在某个未知的领域里,哪怕前进一点点,那我们的劳动就是有价值的,但前提必须是一个未知领域,一个有待开发或值得探索的新领域。所谓学者、专家,都是始终在人类未知领域里探索的人。”在他身上,我们看到的只有工作的激情。柯先生笔耕不辍,先后出版了两部学术专著。20026月出版了《诗与歌的狂欢节——花儿与花儿会之民俗学研究》(甘肃人民出版社),这本专著于20048月获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颁发的第五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第二届学术著作二等奖。20069月又出版了《民间歌谣》(中国社会出版社)。他还先后主编了《西北民俗文献》(26卷,1990年),《中国风俗故事集》(上下册,1985年),参与了高校教材《民间文学概论》(1980年),《民俗学概论》(1998年)和《中国风俗辞典》(1990年)词条的撰写。发表学术论文130多篇,其中不少论文曾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和引用。

柯教授喜爱古典诗词,经常动笔创作,先后发表古典诗词创作100多首,于20068月荣获中华诗词协会首届全国功勋杯诗词大赛金奖,并获功勋艺术家荣誉称号。在国际学术交流方面,他先后访问过美、韩、荷、德、意、法诸国,出席过多次国际学术会议,为中国民间文化走向世界做出了一定贡献。曾被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列入《远东及澳洲名人录》(1988年)和《世界名人词典》(1990年)。20015月,荣获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颁发的采风成果奖;20076月,荣获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先进个人奖;200711月获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颁发的第八庙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艺成就奖;200712月获教育部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颁发的全国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奖。

难忘啊,我们的恩师柯杨教授!柯先生始终心系学生,情牵学校。他说“我是一名学者,但我首先是一名人民教师。学生和学校,永远都让我无法割舍。”在担任中文系主任期间,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为中文系的发展尽心尽力。他是一名出色的学者,也是深受学生爱戴的老师。同学们不但愿意与他交流、谈心,还常与柯先生用电子邮件和短信联系。柯先生曾幽默地说:“别以为上网、发短信只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老头子也会弄。”柯先生退休后,还经常有很多学生找到他的家里,向他请教学问,探讨人生。他们离不开敬爱的好老师。

退休以后,柯先生连续六年担任兰州大学教务处教学顾问,每年都要听50门左右的课,尤其是一些青年教师的课。他先后对文科各院系的100多位青年教师的教学内容和方法提出改进意见和建议。每年新生入学,他为同学们作“直面人生,怎样度过大学生活”的报告,教导刚刚跨入大学校门的新同学们尽快完成从高中到大学的过渡,掌握大学的学习规律,安排好自己的大学生活。他还面向全校本科生开设民俗学术讲座,十年来共38次之多。

柯先生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始终牢记着一名党员的义务:生命不息,奉献不止。只要活着,我就尽力报答人民,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多做贡献。”正是他这颗无私奉献的心赢得了学生们的信任和爱戴。他在文学院当了九年的系主任,退休以后仍然关注着文学院的发展。学院每当引进新的师资,他总是抽出时间来参加对引进人才的面试、考察工作,对学院一些重大的方针举措,他都非常关注,并提出自己的建议。他是在以一个老教师的拳拳之心为学院的发展尽一点自己的力量。学院民俗学方向的老师不足,他便为该学科的在读研究生讲授了三个学期的《民间文学研究方法论》课程。

作为一名学者,退休以后自然无法割断自己的学术研究,但是很少会有退休学者像柯老这样,以更加积极的姿态走出书斋,不但参加了大量的带有公益性质的社会活动,而且始终与国内以及国际学术界的同行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柯教授通过调查研究、做报告、办培训班等方式培养了大批基层文化干部,在评审民间文化遗产申报项目等方面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为抢救和保护甘肃民族民间文化发挥了积极作用。他说:“我从许多朴实农民的身上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很喜欢与他们交流谈心。”柯先生作为西部人民的儿子,他的心始终眷恋着这片仍然贫瘠的黄土地。

柯先生出席了在韩国江陵市举行的第二届“亚细亚民俗学术研讨会,”还在意大利的都灵大学参加了“欧洲汉学研究会”召开的学术讨论会,并两次应邀赴荷兰莱顿,与“中国音乐研究欧洲基金会”的学者们进行了颇有成效的交流与合作。荷兰、美国、德国学者还多次在柯老的陪同下实地考察甘肃民间文化。借助这些广泛的国际性学术交流,柯先生将中国西北的“花儿文化”与“伏羲女娲文化”努力推向世界,弘扬了中国民间文化,特别是大西北的民俗文化。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柯先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履行着这一人生格言。“只要身体还行,能干就干”。他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对事业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生命价值的感悟,让老师和学生们深深佩服。退休意味着安享晚年,而对柯先生来说,“退休、在岗又有什么区别呢,甚至退休了比在岗时还要忙碌。”柯先生朴素的话语背后蕴涵着的是一名共产党员对党、对人民的无限深情。

柯教授在《游同谷(甘肃成县)杜公祠》(19957月,载《华夏吟友》第2卷)一诗中写道:“有缘拜谒杜公祠,辩认碑文史更知。笔下几多黎庶苦,全抛心泪写真诗!”他在另一首诗《乙亥金秋登滕王阁感赋》(199511月,载《华夏吟友》第2卷)中云:“画栋朱帘曾入梦,有缘华发始登楼。闲云北去思亲舍,归雁南来唱晚秋。我欲凭栏怀旧事,谁能挥笔写新愁?书生自古多忧患,岂止贤才志未酬!”这些诗句,都表达了他对人民生活的关怀和对人民事业的深思,是一个学者人文关怀的形象体现。

柯先生说:“我们的祖国在大步前进,我们在享受着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实惠的同时,也受到了教育,得到了启迪,看到了更加美好的未来,获得了继续前进的力量,发挥着一定的光与热。”此诗、此语、此情,深得我们后辈学子之心,我们愿与这个伟大的时代一同继续前进!

 

 作者近照